“宪法是对国家权力运行体制机制等重要问题的原则性、纲领性规定。”国家行政学院法学教研部副主任杨小军向中新社记者说,设立监察委员会是对国家政权体系的一个大的改变和增加,在过去“一府两院”的基础上现在增加“一委”,这是属于宪法层面的重大机构改革,必须在宪法中有所体现。

巡视发现问题是为了解决问题,发现问题不解决,比不巡视的效果还坏。十九届中央巡视要进一步明确责任、加强督查、强化问责,发挥巡视标本兼治战略作用。